江畔闻君笑

奇怪,脑子里空空的。

【维赛】错误清除(1)

维鲁特最近觉得自己越来越不对劲。

这种不对劲不是体现在身体上,更像是自己内心叫嚣着错了,一切都错了。

——到底哪里错了呢?

他刚晨跑完就坐在床头思考这个问题,身上只穿着军服的里衬白衫,额间还微微沁着些许汗珠,双手撑着下巴眺望窗外。因为班级人数的问题他一直都是一个人住在双人宿舍里,对面的床也一直是空着的。他不怕寂寞,孤独的童年决定了他孤僻的个性,独来独往早已习惯。

——那到底哪里不对呢?

直到早上第一节下课他也仍没找到问题的答案。

几个女孩围成一团状似无意地从他身边叽叽喳喳走过,这已经是第三次了。维鲁特皱起眉毛,他很久之前就有学院男神的无聊称号,但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是不是应该……一直有人帮他挡着?

———那个人是谁呢?

思考似乎进入了一个禁区无法继续前行,被迫中断。

“诶,果然学长还是一个人吗?”

“嗯嗯,听说那件事之后他就再也没……”

敏锐的听力捕捉到了那几个离去女孩口中的细碎言语,身体在大脑还未反应过来时便先一步做出动作,回身几步就来到她们身后:

“你们在说什么?”

“诶诶?克诺洛学长!”

女孩子们的悄悄话被打断,不约而同发出轻声惊叫,在看清来人后神色除了惊讶还添上几分被抓包的不自在:

“没,没什么啦……”

“他是谁?”

维鲁特懒得和她们纠缠,单刀直入问出问题。

——他是谁?你怎么会忘了呢?

“我,我们就是在闲聊,如有打扰您真是万分抱歉……”

一个女孩子站出来打圆场,脸色还捎着几分紧张,手指不安分地绞着。

“没事。”

维鲁特垂下眼帘淡然回答。军事学院里不缺少名门望族,这种官腔家族里肯定教了不少,他可没那个闲兴致在这里耗。

——似乎那个家伙也没有什么好耐心?

又开始了,这种不对劲的感觉。他静下大脑,向女孩子们致意后离开。虽然没得到什么线索,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的身边一定发生了什么,导致自己和周边产生了脱节。

这种事绝对不可以发生。维鲁特眉头仍未消下。作为一个指挥者必须保证对环境与自身的绝对了解,否则失误是不可避免的,更有可能危及性命。

——不是还有他吗?

他是谁?

——他就是他。

又是没来由的,不由自主的信任。

自己什么时候这么信任过别人了?

没有印象。

维鲁特抬起双手按揉着太阳穴,自己需要放松一下,学校的心理辅导室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指节在上好的檀木桌面上轻轻扣击,不知敲打着哪段旋律。骨瓷杯盛着泛香的红茶被端上来,桌子对面的女人笑得眉眼弯弯。

“我就猜到你会来。”

克莉斯·弗伦克拉,塔帕兹国立军事学院特地从艾格尼萨聘请来的心理辅导员,据说不但实力一流,而且背景也很硬。

维鲁特没工夫理会这些,开门见山。

“我感觉我出现了幻想症。”

“哦?症状如何?”

克莉斯双手端着茶杯小抿一口,挑了挑细眉,右眼角的泪痣十分明显,语气倒是完全不在乎一般。

“总是觉得身边有一个不存在的人,还莫名其妙地十分信任。”自己身边从未有过可以与之信赖的人,不是幻想是什么。

“我看过你的档案,”女人指尖绕着她耳畔的须发,“很棒的成绩,那你为什么还会出现幻想呢?”

“我希望你可以尽快给我帮助,而不是绕关子。”

“真不讨喜啊,我这不是在帮你么?”她微微一笑。

“一般来说,幻想症都是患者因为内心某些渴求或是执念而产生的错觉。可是你一不愁身世,二不愁学习,生活习惯良好,也没有早恋倾向,”她玩笑般地在早恋上加重了咬字。

“那你为什么会得妄想症呢?”

——对呀,为什么呢?

“……就是因为不知道,才会来问你。”他听到自己机械的回答。

——你不需要问别人!你永远不会忘记他的!

“看样子你很困惑呢。”

——不!我知道他!我只是……

——只是想不起来了而已。

“茶快凉了,不喝就走吧。”

克莉斯一手撑着桌面一手点点他的那杯茶,下了逐客令。

“……心理辅导还没有结束。”

维鲁特迟疑片刻开口道。

“你没有心理问题,不需要来找我。”女人站起身,整理自己的盘发,“回去后不要多想,保持睡眠,总会好的。”

“谢谢。”

——真的会好吗?

出门前,维鲁特心里这么想着,殊不知当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后,克莉斯也喃喃吐出这句话。

她靠在椅背上,指节继续敲打着那段旋律,看自己杯中红茶渺渺升起一缕细烟。

“背着自己的良心说话还真变扭啊,尤诺……”

女人望向窗外叹了口气,端起红茶小酌。



在克莉斯的劝告下,维鲁特开始试图忘掉那些奇怪感觉,去重新融入周围。

——你要尝试忘掉他吗?

我本来就不认识他,何谈忘掉。

——那你真的要失去他了。

我从未得到。

维鲁特坐在图书馆里,靠窗的位子能让自己清净,可是这个位子并不好占,哪怕刚下课就来也要看运气。

——之前他可是会逃课帮你占位子。

够了。维鲁特把胡思乱想驱逐出脑海,继续阅读手上的书籍。有微风从窗户缝里面吹进,带动了他的书签。

——这阵风吹起他的发丝,应该会很好看吧。

——就像大海一样。

书签被带跑了,自己却没有去捡,目光随着那小小纸片落在邻座。

那里,是不是应该坐着一个人?

一个有着蓝色发丝,眼眸是大海的颜色,脾气不太好,陪伴自己度过了童年的……

他。

——TBC——

评论(19)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