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畔闻君笑

奇怪,脑子里空空的。

【维赛】错误清除(2)

弗尔萨瑞斯最近天气不太好,总是阴天却不下雨,闷热感压得人胸口堵着一口气一般直发慌。即使这样地下酒馆里仍是闹嚷嚷的,人来人往嘈杂不堪。交错摆放着的桌椅上男人们三五成堆聚集在一起,手中的啤酒杯泛着雪白泡沫互相碰撞,聊天的声音一个比一个大,并不好闻的酒气萦绕在人群周围,几个画着浓妆几乎只穿着几块布的姑娘娇滴滴地捏着鼻子扭动腰肢想离开这里,却被几个大汉拦住,发出一声尖锐的惊叫旋即淹没在震耳欲聋的笑声与谩骂声中。

一个男人孤坐在角落里,眼底的黑眼圈和身后影子一样重,下巴满是胡渣,只有那黑发下灰蓝的双眸勉强能证明他还活着。头顶的小灯打下暧昧的橙色灯光,仿佛将这里与周围环境隔绝。他面前桌上堆砌着一打又一打的空酒瓶。

“先生……您点的酒已经够多了……”前来结账的服务员面上尽是尴尬,绞尽脑汁思考怎样措辞才不会惹到这位爷。

“我有钱,”男人沙哑着嗓子,提起最后一瓶酒仰头猛灌,发现空了之后随便丢到边上,另一只手烦躁地揉着自己油腻的短发,“再给我拿三打来。”

“是……”

边上一个壮汉看着几乎是落荒而逃的服务员,转头问同伴:“那人谁啊?”

同伴灌了大半口啤酒一脸见怪不怪:“这你都不认识?最近新来的一个佣兵,在冲击A级呢。”

“新来的就快A级了?不会吧!”

“所以才有名啊,”同伴翻了个白眼,“听说他不但认识埃蒙大人还认识卡罗工坊那个美女坊主,没什么来头但是背景硬,还是别惹他好。”

“那他在这里买醉干什么?”

“鬼知道他们这些人脑子里在想什么。”

壮汉无聊地耸耸肩,端起酒杯继续和同伴畅饮起来。








酒又喝完了。

他放下瓶子,从兜里拿出一沓钱数也没数放在桌上:“多余的做小费。”

服务员刚刚还有些不耐烦的脸瞬间雨过天晴,摆着能掐出蜜的笑走到他面前要带路,被他一把推开。

啧,烦死了。

他又把双手插进发丝里乱揉,几天没洗的头发触感不会多好,本来就乱的发型现在乱糟糟地翘着,整一个颓废大叔。

鼻子里冷哼一声,他走出地下酒馆。空气里依旧闷热,不比酒吧里浑浊的空气好多少。

他抬起手打了个响指,瞬间无数魔力波动在他身边浮现,一抹黑影闪过,刚才还站在原地的男人瞬间消失。







卡罗机械工坊二楼,坊主房间。

格洛莉娅皱着眉看向凭空出现的男人,捂住鼻子:“酒气好难闻。”

他理都没理,径直走向房间中央的沙发坐下:“有任务?”

“你还要不要嗓子了?”少女听到他沙哑的声线没正面回答他,靠在一边的办公桌上眼底有几分不悦,“自己糟蹋自己只会去见上帝,尤诺都救不了你。”

“越哑越好,不会被认出来。”男人闭上疲惫的双眼,长出一口气,“快说任务。”

“你眼里就只有任务了吗?你这条命没了之前做的一切可都没用了。”格洛莉娅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口气,不情愿地拿起桌上的一张纸递给他。

“尽快达到A级才不会有嫌疑。”他接过纸张。

这次是个暗杀任务,因为暗杀对象身份的特殊所以才让他这个近A级来做,不过倒是轻松的活。

“情报上说暗杀对象最近会来弗尔萨瑞斯参加一个学术讨论,地点在首都西街194号,那里可不容易潜入。”格洛莉娅看着他把那张薄纸撕碎,缓缓开口。

他凌乱黑发下的双眸一片平静,那灰蓝仿佛一潭死水般毫无活力:“没什么能拦住我和我的影子。”

她轻轻叹气,自从来到弗尔萨瑞斯之后他就变成了这样颓败,却又莫名执着。

——就像仍对某人抱有期待。

瞎想什么呢,格洛莉娅摇摇头,可又无法抑制地对好友开口:

“赛科尔……”

“嗯?”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应声,“都说了别喊我这个名字,就算易容了也要小心暴露。”

“……知道啦,你要小心啊。”

语调故作欢快上扬,格洛莉娅的心底仍满是担忧。










“你来了?”

克莉斯坐在心理辅导室里,冲维鲁特弯起嘴角。

虽然不想解释为什么这么快自己又来到这里,但维鲁特肯定对方早就知道治疗会失败。

“我真诚地希望您能治好我的病。”

“诶呀我这不是在治吗?”女人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推过去一杯红茶,“上次你没喝,这次可要好好品品我的手艺。”

“……谢谢。”

出于礼貌接下杯子,维鲁特小抿几口。丝绸般柔顺的液体带着特殊香气和适宜的温度滑入口腔,醇厚的口感让不怎么喝茶的也意识到这茶的价值。

克莉斯见他开始认真品尝,金色眼底笑意更浓:“你这病啊,说起来也不简单,可是我最近要出差,没办法持续观察,有点麻烦呢。”

“我可以和你一起去,”维鲁特沉思片刻回答,“学校方面我来搞定,我相信根据我的成绩他们也会同意的。”

“真是自信。”

——别听她的!别去!

脑海又有声音浮现。

为什么不能去?

——他说……

“他说什么?”

问句脱口而出,看到克莉斯探究的目光,维鲁特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直接把内心所想说出来了,无奈欠身示意:“如您所见,我的病情有所加重,否则我也不会急着和您同去。”

“没事,”克莉斯脸上仍挂着笑,站起身从抽屉里拿出资料,“我这次是要代表学校去弗尔萨瑞斯参加一个学术讨论,你就当我的助手吧。”

维鲁特接过资料,大致扫了几眼,上面各类事项列的很详细,看来学校对这次讨论重视程度并不低。

地点是首都西街194号。

回去做准备吧,学校和家族方面要去做好沟通。他这么想着,起身向克莉斯道别。

——TBC——

评论(10)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