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畔闻君笑

奇怪,脑子里空空的。

【时之歌project】存在(1)


●新坑预警,ooc预警,意识流预警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沙发瘫。

————

1.相反的梦

我快速整理好录音笔和本子,内心忐忑地朝他点点头。

他倒是要更放松些,金色的眸子笑眯眯看着我,略带婴儿肥的脸和眼角小小的泪痣使他还有几分孩子气。

“可以开始了吗?”

我舒一口气:“没问题,开始吧。”

他:“其实我觉得交流没什么意思。你既然来到这里,还会相信我的话吗?”

我:“我所做的就是为了让大家相信你。”

他:“那你想知道什么?”

我:“你的经历,你的感受……反正就
是近来你的一切。”

我思考着措辞,尽可能不去触碰他的雷区,他的监管人告诉我他有着隐性的暴力趋向,尽管我怎么也看不出这个可以称得上温柔的男人怎么个暴力法,但还是要以患者为重。

他冲我微微一笑:“如果你想听的话,好吧。”

“我是在一年前察觉到不对劲的。”他垂下眼帘,明显进入了回忆。
“刚开始没有什么征兆,不过是几件小事,可渐渐地一切都显得不对劲了起来。
“嗯……发现的过程可能有些难以叙述,我给你打个比方吧。
“假如今天我希望邀请你来我的店里做客,心里想‘路上应该不会下雨,就定在下午五点见面吧’。
“可是偏偏早上还晴空万里,中午就乌云密布,下午雨大得完全无法出门,你只能六点勉强赶到。”

他深吸一口气,挺直了后背。

“……明白了吗?”

我愣了两秒,提笔刷刷刷在本子上记:“所以总结来说,你觉得事情总是与你心里所想的相反?”

“没错,”他又冲我微笑,好看的眉眼弯起,“你比表面上看起来要聪明多了。”

我记东西的笔稍稍停顿,在“看起来人很温柔”底下果断加上一句“但是极度臭屁。”

我:“可能只是巧合,或者错觉呢?世界可不会因为一个人的所见所想而改变。”

他:“我一开始也是这么认为的,知道我周围一切都变了,那件事也……”

他的表情变得太过悲伤,明显不愿去回忆。

揭人伤疤这活儿太损,我也不愿意干,但对话总要进行下去,他家人还等着我的回复呢,便在桌面上敲敲录音笔,说道:“哪件事?方便详细叙述一下吗?”

他也回过神来,朝我笑笑:“啊,没事。”

“我害死了我的一个很好的友人。”

他语气轻松,可放在桌面上的手却不自觉握紧,骨节泛白。

“……抱歉。”

“没什么好抱歉的,”他摇摇头,“都已经过去了。”

“那个时候我对自己身边所发生的事有所察觉,但我是无神论者,压根没放在心上,
“她是我从小到大很好的朋友,因为家族关系我们认识得很早,大概算得上是青梅竹马的程度。
“那天天气不错,她也因为家族内部的事有一阵子没出门了,我便开车载着她出去兜风。
“我驾龄不长,但对自己的技术很自信,后来……”

他的笑里已经明显有几分苦涩:“……你估计都猜到了。”

“还是那句话,你怎么能肯定都是你的错?世界不会因为一个人的想法而改变。”我皱起眉头,停下记录的笔。

他仍只是摇摇头:“先生,这种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说到底我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和你叙述才好。”

“就像我没想到他们会把我当做精神病患者,没想到我会有隐性暴力倾向,没想到被家族内部疏离,没想到朋友失散,没想到你会出现在我面前……”

“没想到,我会成为‘没想到’。”

走出那间屋子时我还有些恍惚。他在一切发生之前身体健康家庭条件良好,有许多朋友,几乎就是美好生活的典范。

可能现在也是他没想到的吧。

他的家人后来告诉我,他的暴力倾向只对与他自己,也就是说自虐。他总是喜欢一个人发呆,看起来在想什么,看起来又在等什么。

只有我知道,他已经什么都不敢想。

为了他自己,也为了他所爱的人。

我合上笔记本,完成了录入。

伸个懒腰,去倒一杯咖啡提起精神,明天还有采访。

电脑屏幕因为无人操作自动锁屏,光源暗淡下去之前还映着文档最顶端他的名字。

尤诺·阿斯克尔。

—TBC—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