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畔闻君笑

远离舒适区。

【维赛】出鞘(2)

独行沙漠异常危险,维鲁特不过也是在距离入关不远时才与商队分开,他并没有继续耗下去的打算,能尽快完成就不要浪费时间。

然而现在他有点想时光倒流重来一次。

他走了大半天,太阳挂在天空正中,毫不吝啬地散发灼人的热量。已经能看到西关边高高的瞭望台,沙尘也没继续肆虐,有减弱的趋势。

一切都宣告着前方即是关内绿洲,除了面前这只异兽。

没错,在距离西关不到两公里的地方,维鲁特遇到了一只异兽。

暂且先不提它是怎么摆脱佣兵工会对异兽疯狂的追杀和索求,维鲁特黑袍下的手已然握紧了绑在大腿侧面的魔导手枪。这只异兽目测身长一米多,变异种猫科,毛发蓝色,尖锐的獠牙和锋利的指爪都证明这家伙还没被驯化,不好惹。

维鲁特不动声色朝前迈了一步。未驯化过的异兽对领地意识很强,他怎么绕也绕不开这块必经之地,只能先发至敌。

虽是下策,但急着赶时间。敌不动,我便先动,以速取胜。

他一步步靠近,四周安静得都能听到黑袍在风中被吹动的布料摩擦声。

那异兽却像是睡着了似的毫无动静,如果不是一起一伏的身躯维鲁特都要以为这是具尸体。

有什么不对劲。维鲁特拉开手枪的保险,抬手试探性地打在距离对方不到十厘米的沙地里。子弹钻进沙中了无踪迹,发出一声闷响。异兽却仍然毫无动静。

维鲁特皱皱眉头。他的视力不错,那只异兽身下血迹也因此看得一清二楚。

受伤不轻……他把枪插回袋内,朝边上走出几步,就要绕过这只可怜虫。

他的脚刚迈出第二步,长期在军校训练出的直觉就在刹那间感受到了什么。那是强烈而又刺骨的敌意。深入每根神经末梢,一点一点爬上脊髓,吞噬包裹整个躯体——

维鲁特猛然回头,发现那只异兽已经睁开了眼睛,烟蓝的眸中瞳孔竖成一条细缝。它抖抖胡须,咧开的嘴露出两颗锋利的犬牙,散发着腾腾热气,混合血腥味迎面刮来。

异兽好像完全没有要先试探敌方实力的意识,丝毫不收敛锋芒,气场全开。眸子恶狠狠盯住假想敌,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吼叫。纵使定力如维鲁特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维鲁特脑中一瞬间闪过无数念头,身体依旧保持着迈出一只脚的姿势,黑袍下露出的小半张脸面无表情——至少是看起来。他不能有任何退缩的表现,否则这只受了重伤的异兽可能会飞扑而来把他撕成碎片当做补品。

异兽抬起头冲维鲁特嚎叫一声,压低身子,前爪磨地,尾巴高高扬起,摆出进攻的姿势。

维鲁特无奈,压低眉梢冲蓝眼异兽展露一个带了几丝抱歉的笑容,同时伸手拔出魔能手枪,黑洞洞的枪口不怀好意地与异兽对视。

扣动扳机的手指微微一顿,维鲁特看着异兽那双烟蓝双眼,按下了小小的零件。



异兽发出意味不明的咕噜声,砰然倒地。

维鲁特退出剩余的子弹放回背包内层,收好枪。他背包里共有五发麻醉剂,每发药力可以麻倒三个成年人持续两个小时,就是不知道用在这种体型的异兽上效果怎样,但多少还是有点用的。

导师的话还盘旋在耳边,维鲁特知道自己太过优柔寡断,但毕竟只是受伤的异兽,对陌生人有敌意再正常不过了,没必要痛下杀手。

更何况这只异兽使他想起了个熟悉的故人——或许不能被称之为人……

……这就是自己缺点所在。所以父亲才会送自己来历练。维鲁特捏捏鼻梁,感觉有些头痛。长时间保持警惕果然还是撑不住有些疲惫,到西关后找个旅店好好休息一下吧。

细沙簌簌流动,起风了,黑袍被吹得猎猎作响。维鲁特脸色一变,迅速拔出手枪指着身后:“谁——!”

“我我我!大人有大量求您手下留情!”枪口那头被指住的是刚刚商队里的年轻人。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跟过来的,只见他一边慌忙举起两手示意自己没有恶意,一边避开异兽悄悄摸到维鲁特身边:“先生,我刚刚途径此地,无意目睹了您捕捉异兽的好身手,实在是三生有……”

“说重点。”维鲁特没有放下枪,斗篷下猩红的眼睛一寸一寸寻找着小年轻身上的蛛丝马迹。这个年轻人有点手段,一直潜伏到这里才被自己发现。

“……您有没有意愿把他卖给我!”年轻人被这眼神盯得发毛,眼睛一闭就嚎出一句。

“卖?”

“对,就是卖,”小年轻露出了商人本质,奸笑着搓搓手,“这个毛色的异兽可少见嘞,况且还是变异了的云豹,准能出个好价钱——不过规矩我都懂,强者先得,既然是您捕获到的,开个价吧?”

看来年轻人是把自己当成专门来狩猎的佣兵了。维鲁特不屑地在心底轻哼一声,开口道:“我只是为了自我防卫而攻击,并不是捕猎——同时我也不想卖它,请回吧。”

他偏转枪口点点年轻人身后,示意他从哪儿就回哪去。

年轻人好像完全没意料到这茬,面上有些慌乱:“……真的不卖?”

“不卖。”

“好吧,”年轻人眼中流露出些许不舍,但很快又冒出金光,“那您要和它签订契约吗?按照先生和我的交情现在购买可以给您个友情价!”

“……”契约?

不是维鲁特孤陋寡闻,南岛的那帮子富商最喜欢买卖异兽来彰显自家经济实力,维鲁特的世交兄弟朗尼也是其中一员。可倒是从没听那个执挎弟子讲过有关异兽契约的事?

年轻人见他似乎有所迟疑,转了转眼珠子笑得更欢:“怎么样?先生有这个打算吗?”

维鲁特轻咳两声,食指无意识地扣上拇指:“契约是指……?”

“先生不是岩城本地人吧?”年轻人眨眨眼,“也难怪,契约是那帮疯子新捣腾出来的东西,倒是好用的很。简单地讲,只要您和这只云豹用各自的血液铸造契约物,再由您朝里面灌输神力,它就能为您所用了……”

“……怎么样?很简单吧,”年轻人用近乎蛊惑的语调,“契约也分很多种,最高等的契约建立后您几乎就可以任意驱使它,而它则是您最忠诚的奴仆。您让它往东它不敢往西,叫它死它不敢……”

“有没有不需要神力就能建立的契约?”维鲁特突然出声打断了他。

“这,这倒是……”刚刚还口若悬河的年轻人一阵语塞,在包里翻找了半天,拿出一本厚厚的羊皮旧卷开始查。

“有,不过副作用比较大……”

“嗯?”

“当您的异兽所受到的伤害超过一个阀值时,疼痛就会转移到您身上……”年轻人的眼睛又暗下来,很少有客人听到这一点还会继续定下契约的,毕竟每个人可以与无数只异兽定约,每只都是拉出去随便打架,谁会好生伺候着。生意算是泡汤喽。

恰恰相反,维鲁特心里琢磨,弗尔萨瑞斯形势复杂,多个帮手也好。更何况从刚刚这只异兽展现的气势来看它的实力绝对不低……

于是年轻人就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这位黑袍人果断掏出了两枚亮闪闪的金币递给自己,那架势像是在问“够吗?”

“够够够!”他欣喜若狂地接下,这下可以带不少好东西回村了!那小子看到也一定会高兴的……

价钱谈拢之后一切就迅速多了,维鲁特利落地抽出匕首给自己来了一刀,异兽倒不用太麻烦,它受伤流出的血完全足够。契约物由年轻人提供,他准备好的契约物大多数都是项圈,维鲁特皱皱眉的头挑了一对看起来比较正常的小环套在异兽左脚上,自己则用线挂在脖子上。

在这期间异兽一直因麻醉药的效力沉睡着,哪怕维鲁特帮它包扎时都没睁一下眼皮子。年轻人翻着那本羊皮卷给维鲁特抄录了详细的云豹生活习性手册当做附赠品,虽然变异后习性是否相同还有待商榷,但维鲁特还是收下了这分好意。

不要白不要。

一切都收拾完后,维鲁特目送着年轻人甩下一句“有什么疑问到多多罗找我!”就匆匆消失。把书放到背包里,正思考着要怎么把这只大家伙带到西关,一抬眼就对上了那双尖锐的眼睛。

他的现任契约兽正气势汹汹地扬起头,嗅了嗅身上的绷带,对他露出了极凶狠的表情。

……这情景怎么似曾相识。

—TBC—

打个岔,《出鞘》是半架空向,故事走向和原文基本一致,但设定有不同,具体怎么不同还请大家慢慢发现吧♡(喂)
现在的时间点大概在原文中是界海刚到时之歌打工的时候,很多事都没有发生,之后会一点点揭开面纱w
……不知猴年马月能填完【躺。

评论(8)

热度(40)